www.142.net 1江疏影

www.142.net 2

明星网资讯,昨晚,在江苏卫视名人演说真人秀《说出我世界》总决赛中,江疏影以黑马姿态笑到最后,成为中国电视史上首位名人演讲比赛的冠军。江疏影做客茶馆,讲述冠军背后的故事。她表示自己曾经极度不自信,曾患有社交恐惧症。离开胡歌,经历感情重挫的江疏影,变得越来越豁达与坚强。再找另一半,她说不排斥演员,感情上也不设条条框框,只求有感觉。

www.142.net ,9月12日
11日晚,明星励志演说真人秀节目《说出我世界》播出总决赛,江疏影夺冠,对此,她坦言从极度不自信,有社交恐惧症,到站上鸟巢舞台对着五万人演讲,自己的世界“完全变了”。

夺冠感叹:享受演讲的感受与心境

从《说出我世界》的“黑马”周冠军,到最终的总冠军,江疏影感觉很意外。“得周冠军的时候就非常意外,我觉得可能跟《好先生》当时的播出有关系吧,并不是自己演讲有多好。能够来鸟巢参加演讲,更多的是一个经历,因为不是每个演员都有机会能够在鸟巢这样一个特殊的场所去说出自己的故事,说出自己的经历,对我来说这个体验还蛮特别的。就像我去一个地方旅行一样,我比较享受当下自己的感受和心境。”

从《说出我世界》的周冠军,到最终的总冠军,江疏影这匹黑马可[微博]谓一黑到底,她坦言自己也很意外。“得周冠军的时候就非常意外,我觉得可能跟《好先生》正在播出有关系。能够来鸟巢参加演讲,更多的是一个经历,因为不是每个演员都有机会在鸟巢说出自己的故事,说出自己的经历。对我来说这个体验还蛮特别的。就像我去一个地方旅行一样,我比较享受当下自己的感受和心境。”

江疏影坦言自己比较习惯倾听,“但我不是很擅长去表达。初次接到节目组的邀请我是比较纠结的,因为在言语的表达能力上我并不是特别强,所以会有点担心,压力会比较大。经过第一次的紧张之后,第二次演讲都平静了很多。”

江疏影坦言自己比较习惯倾听,“但我不是很擅长去表达。初次接到节目组的邀请我是比较纠结的,因为我在言语的表达能力上并不是特别强,所以会有点担心,压力会比较大。经过第一次的紧张之后,第二次演讲就平静了很多”。

说到未来另一半的话题,江疏影表示:“爸爸就是我心目中的好先生,因为我爸爸很孝顺、善良,他即使是一个糙老爷们,心思却很细腻,有时候看电视都能把自己看哭了。我觉得看电视会哭的男生很可爱啊,而可爱是一个很重要的品质。”

回忆痛苦经历:从社交恐惧症到与己为善

她说:“我不会刻意不找演员,不会想那么多,也不会给自己那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在江疏影看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不能以职业来评价一个人,你做这个职业但可能是另外的个性,我们可能有不同的感觉。所以我不会以职业去限定自己的另一半。”

江疏影透露,自己生活中是一个比较自卑,比较敏感,容易见到很多事物黑暗面的人,甚至有“社交恐惧症”。小时候更极致,她遇到看不顺眼或者不认可的事,甚至会像女汉子一样大打出手,“我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去和别人沟通,于是只好强硬地去要求别人顺从自己。那时候我觉得全世界都与我为敌,我的生活因此也变得孤独、无助和冷漠。害怕犯错,恐惧交流,但越是害怕和恐惧,就越是不能做好,我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身处娱乐圈,感情也好,工作也好,总是被放在聚光灯下审视,难免会有各种流言蜚语,江疏影说刚开始挺不适应,“后来觉得有人评论你了,不管是好或者坏,都是对你的一种关注。只能在面对那些不好的评论时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江疏影坦陈这些都缘于自己内心的不自信。比如大学阶段参演过一部电视剧,“拍戏的时候,我不知道灯光老师的某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执行导演的那个眼神又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演得不好?这些感受都会被我无限放大,然后陷入自卑,也就越演越不自信。有人说我胖了,那我就大夏天也不吃东西,用保鲜膜裹着身体,拉着老爸去跑步。到最后,我闻到肉的味道就想吐。”

对负面新闻的评价,江疏影也越来越坦然,“比如过去一段时间别人质疑我的演技,我不生气,不沮丧,更不回击,而是真正的开始检讨。我想,作为演员还需要加把劲。我会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能量去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好。”

江疏影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改变成了必须要做的事,“前一阵子《好先生》剧组庆功,一起去唱歌。其实我唱歌不是很好,演戏时我最怕的孙红雷[微博]老师也在。换成以前我是绝对不敢开口的。但那一次我唱了,还教孙老师唱。导演说我最大的改变是有自信了。”江疏影说她现在不会再轻易否定自己,“开始学会了接受这样不完美的自己,学会了怎样去真正地‘与己为善’”。

演技不再尴尬:摸索期曾不敢看自己的作品

江疏影有《致青春》《好先生》这样颇受好评的佳作,但也有被质疑的时候。比如《旋风十一人》和《长大》两部作品播出之后,网友负评不断。对于迷茫时期“尴尬”的演技,江疏影称:“那段时间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不仅不敢看自己的作品,甚至连声音都不能听。”为了克服演技上的不足,她做出了很多努力,“我咨询了很多的朋友、老师。过去自己不愿意看自己演过的作品,这时候强迫自己看。看得自己脚指头都抓紧了,真的发现很多问题。”